28700 com真人百家乐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民间故事 > 卖光

卖光

时间:2017-09-11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明朝嘉靖年间,季廖任新城知县。这一年,新城遭遇旱灾,收成锐减,很多人家断了吃食,但朝廷的赈灾粮款却迟迟不下来,可把季廖给急坏了。
  
  季廖几次召集粮店的老板们,想跟他们赊些粮食,以赈济灾民,但这些老板们为富不仁,竟一两粮食都不肯给他。他又不能强令他们开仓放粮,真要把他急死了。
  
  这天晚上,季廖正在冥思苦想救灾之策,忽然从窗外刮进一阵风,那烛光摇曳了一下,就灭了。屋里顿时一片漆黑,只有清冷的月光透过窗纸洒进来。他急忙掏出火折,打出火星,却见蜡烛已经烧尽,只剩几滴蜡油沉在烛台上。他灵机一动,不禁喜道:“有了!”
  
  第二天一早,季廖就让差役去通知粮店的老板们,再到县衙议事。老板们对此已经疲了,晃晃悠悠地来了,心里早打定了主意,就是一两粮都不赊。
  
  别看他们只是些粮店老板,可他们都有后台,季廖敢来硬的,那就离倒霉不远了。
  
  见粮店老板都来了,季廖就说道:“本官请各位老板过来,是想卖一样东西,不知各位是否有意向。”粮店老板都没想到季廖没提赊粮的事,却说要卖东西,一时都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面面相觑。良峰粮店的老板刘良峰是这些粮店老板的头儿,大家都看他的眼色行事,这时就一齐望着他。刘良峰不慌不忙地问道:“大人要卖的是何物呢?”
  
  季廖胸有成竹地说:“本官要卖光。”
  
  老板们都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,听错了,面面相觑之后,又迷惑地望着季廖。刘良峰开了口:“我们没听清楚,大人要卖什么?”
  
  季廖重重地重复了一遍:“本官要卖光!”
  
  刘良峰追问道:“什么光?”
  
  季廖说:“光嘛,就是光啦。日光、月光、星光、烛光、火光,本官都可以卖。你们愿意买哪样,可以跟本官说,价钱也可以协商。”
  
  几个粮店老板一听这话,不觉笑了起来。看来这位知县大人想钱想疯了,又没有值钱的东西可卖,居然想到了卖光。可不论是日光、月光,还是星光、烛光,我们就是不买,你还能都给扣住不成?这分明就是想讹钱啊。刘良峰道:“我们虽说有些钱,可那钱也是辛辛苦苦赚来的,不是大风刮来的。那些光大人还是留着吧,我们是不买的。”
  
  季廖问他们:“你们决定不买啦?”
  
  几个粮店老板使劲地点了点头。
  
  季廖一字一顿地说:“既然你们不买本官的光,那日后就不许卖本官的光。若发现你们偷着卖,本官决不轻饶。发现一次,罚款五十两银子。诸位可有异议?”
  
  粮店老板们都偷偷地笑了,连连点头,说没有异议。季廖怕他们反悔,就写下了文书,双方签字画押。
  
  很快,知县大老爷卖光的故事就在坊间传开了,人们都只能给他一个评价“穷疯了”。
  
  这天,刘良峰正在后院喝茶,忽然,一个小伙计慌慌张张地跑过来说:“老爷,不好了,县衙来跟咱收银子了!”刘良峰气得把茶碗蹾到桌上,大声说:“走,看看去!谁敢在阎王爷头上动土,我先把他拉坟里头去!”他带着小伙计奔到前堂,见几个县衙的差役正在那里等着他。他不禁怒道:“你们要干吗?!”
  
  一个差役抱拳给刘良峰行了个礼,不慌不忙地说道:“刘老板,我们奉县太爷之命来跟您要罚款。”刘良峰一愣,问道:“什么罚款?”那个差役说道:“你们都跟县太爷保证了,不许卖光,可你们的小伙计刚才却说卖光了。按约定罚银五十两。”
  
  刘良峰想起这个茬儿来,转脸问小伙计是怎么回事。小伙计愣愣地说,今天粮店里来了许多买粮的人,可刘良峰交代过,每天只许卖一千斤粮,不许多卖。卖完了一千斤粮,后面的人还嚷嚷着要买,他只好对那些人说,今天卖光了,不再卖了,然后,差役们就进来要跟他收银子。
  
  刘良峰这才明白,他上了季廖的当。但白纸黑字写着,那是反悔不了的。他只好给了差役五十两银子,然后训导伙计们,千万不要再说“卖光了”这三个字。
  
  第二天下午,刘良峰正在后院喝茶,小伙计又跑进来,着急地喊道:“老爷,你快看看去吧,我们可管不住了!”刘良峰忙问他是怎么回事。
  
  小伙计说,今天粮店里还是来了很多人要买粮,老板定下的一千斤粮早就卖光了,可小伙计怕被罚银,不敢说,又不知道该怎么说,那些买粮人不肯走,现在还在前堂里嚷嚷呢。刘良峰怒道:“你们就是笨!不说卖光了,就说卖完了,不就得了嘛!”
  
  这时,就听墙头上有人一笑,他忙扭头看去,见季廖正趴在墙头上呢。他问道:“知县大老爷,你趴我家墙头上算哪门子事?”季廖笑道:“不趴墙头上,哪知你背后卖光啊。刘老板,你刚才的的确确说了卖光,不会抵赖吧?快,把罚银拿来吧。”
  
  刘良峰一愣神儿的工夫,也想起来了,刚才他确确实实说过“卖光了”。这被季廖听了去,他当然不能抵赖,可真要掏出五十两银子,他又真心疼啊。他恨不得扇自己俩嘴巴。季廖收起银子,似笑非笑地说:“‘卖光’这俩字,以后就不要说了,不然,这白花花的银子说没就没了。”说完,季廖留下两个差役盯住刘良峰,他又带人到另外几家粮店去收罚银了。
  
  刘良峰越想越气。这说错句话,就让季廖罚走了五十两银子,太冤了。他想着那几个粮店老板跟他境遇相同,就打算去找他们商量商量。
  
  刚走到半路,就碰到了那几个粮店老板。原来,他们也跟刘良峰一样倒霉,两天的工夫,就让季廖罚走了百十两银子。他们心疼啊,正是要来找他商量对策的。刘良峰说:“这‘卖光了’是咱们的口头语,说了半辈子了,哪会说改就改,一下没注意,就让季廖罚走五十两银子,太亏了。咱得去找他,把这个理辩回来。咱是说把粮卖光了,又没卖他的光,他罚得着咱们吗?”
  
  几个粮店老板齐声说“是”,然后一齐气势汹汹地去县衙。
  
  刘良峰他们刚到县衙,一群孩子忽然从四处跑出来围住他们,磕头谢恩。粮店老板们都愣住了。季廖从一旁走过来说,那些罚银都买了粮做舍粥之用,救了这些孩子的命,孩子们对他们表示谢意,那也是应该的。几位老板的善行,必得善报。还望几位老板继续行善,帮助穷苦人熬上几天,等朝廷的赈灾银一下来,即刻還给他们。
  
  粮店老板们被戴上了高帽,想摘都摘不掉了,只好喏喏地点头应着。虽然季廖不再罚银,但每天捐出几百斤粮,那是他们亲口应下的。
  
  几天之后,朝廷的赈灾银两拨下来了,季廖果真把罚银都还给了粮店老板们,分文不少,一时成为美谈。大灾之年,新城县没饿死一个人,也无一人外出讨饭成为流民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